木有名字的兔鱼

临摹阴阳师原人设图,藻哥又帅又美,慕寒大大唱的寄我此生挺好听的,表白灰原穷的词“大梦已泊岸,借我几岁陈年,深情里好眠”写得太戳心了。
个人觉得北京这款墨水好适合藻哥,但是水彩纸不太好写,字丑。
藻哥,来我寮吧QAQ

夏夜杂记

       最好的夏日不过如此。
       傍晚凉快多了,乡下要比城市里低个几度,在房顶上看着晚霞吹着凉风吃过晚饭后,冲个澡,啃两块冰镇西瓜,躺在院子的秋千上,自己在地上划拉两脚,然后开始晃晃悠悠看着头顶的树荫和星空,和家里人闲言碎语搭几句话,偶尔兴致来了,还会去树林里打着手电摸知了的幼虫,但是现在已经很少见了,不如小时候那么多了,我哥说估计再两年可能就绝种了。虽然有点夸张,但也不是不可能。
        听着毛毛伸着舌头喘气,时不时吠上两声,偶尔几只蚊子哼哼着飞在耳边,可惜没有人拿着蒲扇赶蚊子了,就这样静静的躺着,盯着泛红的夜空,想起来从前,和爷爷奶奶在房顶铺个草席,漫无目的的看着星空,墨蓝的空中闪烁着碎碎杂杂的光,那几颗最亮的星星早都看的眼熟了,有时候还能看到一带子星星,据说是银河。对了还有月亮,满缺不定,经常会发呆上面的桂树玉兔嫦娥吴刚广寒宫,也会想到外太空会不会有人也在看着地球。然后就这样漫无目的天马行空的想着想着进去了梦乡。
        晃晃悠悠的看着现在,想着过往,听见屋里放出的歌声“故去了,故去了……”

闲梦

        闲来无事翻看安徒生童话,看着拇指姑娘看到鼹鼠出场的时候,突然想起某些模糊的片段,我之前做的一个梦,零碎的只记得一个小姑娘要和一只鼹鼠结婚,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除了她其余都是鼹鼠,因为那只鼹鼠,她的地位很高,跟其他鼹鼠夫人交往挺好的,她经常和她们在她开的店(到处都是红玫瑰)里聊天。可是突然她好像遇见了个人类少年(正常大小,那个姑娘和拇指姑娘一样),之后什么的忘了,就记得最后我醒来时感同身受到那个姑娘的震恸或者绝望,好像是那样一个画面:那个小姑娘站在貌似故宫的长甬道上,天空出现了那个少年的脸,大地都仿佛在震动,那个姑娘不知是伤心抑或解脱的喊了那个少年的名字“凉亦”【噗,不要问我为啥名字这么这么。。。】
        突然觉得脑洞好大,想写可是不知道怎么写

好久没画素描了,还是第一次画人像,早知道不画背景了(╥﹏╥)费时费力还没效果,而且我就说我画画从来不和原图原物原人是一个风格【生无可恋】

小日常

        早上九点从外面回到寝室,瞌睡的不想说话,抱着被子出去扔网球场上晒,回来之后直接就躺下睡觉一下子睡到两点多。
        醒来之后,元宝说:“哎呦,可算醒了啊”
我:“嗯,小元宝 (*^▽^*) 帮我去把我被子抱回来吧”【星星眼祈祷状】
        一翻身发现元宝没换睡衣觉得希望更大了,于是百般撒泼打滚求得元宝帮我抱被子。
躺在电扇下正在扣手机的我听见门口动静连忙抬头看向元宝并挪了挪身子让开个地方
        正在我如同阳光般灿烂的冲着元宝笑着的时候,她站在我上方啪一丢手,来自太阳公公的温度瞬间覆盖了全身
     “呜哇哇哇你干啥呢,热死了,太阳公公的温度啊”我赶紧从被子里扒出来,对元宝控诉
     “要不你去尝试尝试太阳爷爷”元宝居高临下的笑着看我
     “呃,小元宝,元小宝,辛苦你啦”继续撒泼卖萌(咳咳咳)
元宝静静的回以冷笑

      “爱美人不爱江山”听起来多么浪漫,哪个少女没有幻想过这样的爱情。所有人都感动于君王放弃江山的决然和对爱情的忠贞,然而谁想过美人背上骂名失去隐私和自由的悲哀。
     “他借爱情之名逃离了他的囚笼,却为我筑就了高墙。”
        “You    have    no    idea    how     hard    it    is    to    live    out    the    greatest    romance    of    the    century    .And    now,    I    will     have    to    be    with    him    always    and    always and     always.”
                                     ——《倾国之恋》